贾跃亭的“临门一脚”,为什么踢了8年还没进?

时间:2022-12-05  来源:中国家电网  作者:编辑

  FF 91的量产交付至今已跳票4次,原因各不相同,但归根到底都是缺钱。

  负面消息频出的法拉第未来屡屡获得投资,谁在为它的未来买单?

  FF 91不断跳票的这6年,行业技术与市场格局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贾跃亭翻身的机会十分渺茫。

  时隔两年半,“鸽王”贾跃亭又画新饼。

  11月30日,贾跃亭公开发文,宣称要把全力推动FF 91 Futurist交付作为第一目标,而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新任全球CEO陈雪峰的走马上任,让这个目标距离实现只剩“一步之遥”。

  他上一次这么说,是在2020年7月,FF 91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再上一次则是2019年1月31日,贾跃亭在微信朋友圈写道,FF 91距量产只差“临门一脚”。

  自2017年1月发布首款电动车产品以来,6年过去了,FF 91仍然没能实现量产,期间跳票4次,原因各异,但本质都是缺钱。

  从PPT造车、割韭菜、破产到宫斗大戏,FF自成立之初便争议不断。虽然“贾跃亭又融到钱”的消息屡屡传出,但细看每一笔融资,对FF这只吞金兽来说都不过是杯水车薪。

  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如今被资金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拨乱反正不易,重回正轨更难,时间拖得越久,质疑声就越大。时至今日,还有谁愿意为贾跃亭的造车梦买单?

  6年放了4次鸽子

  老话说“事不过三”,但贾跃亭造车绝不认输。

  11月22日,FF发布Q3业绩报告,期内经营亏损8060.5万美元,净亏损1.03亿美元;截至9月30日累计亏损33.23亿美元。

  与财报同时提交的还有一份监管公告,宣布“受制于各种无法控制的外部条件”,FF 91的交付预计不会在2022年发生。不受控的外部条件中,包括能否获得新一轮融资,以及获得融资的时间和规模。

  两份公告共同透露了两个关键信息:FF又缺钱了,FF 91又“鸽了”。

  算上这次,自2018年至今,FF 91的交付时间已经被推迟了4次。

  第一次是在2018年12月,FF与原计划投资20亿美元的金主恒大告别蜜月期、走向决裂,并因此遭遇现金流危机。贾跃亭在2017年3月承诺的“FF 91在2018年顺利交付”,也就此不了了之。

  FF 91第二次放鸽子,是在2019年。

  是年3月,FF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将以4000万美元的报价出售一块900英亩的土地,努力筹钱,在年内将FF 91推向市场。11月,眼看年关将至,交付无望,刚接替贾跃亭担任FF全球CEO的毕福康出面,将首批量产车的交付时间推迟到了次年9月。

  然而,到了第二年,毕福康承诺的100台左右FF 91并没有如约而至,取而代之的是第三次跳票。

  这一次,FF并没有给出确切的延迟交付理由,只是公布了一笔高级过桥融资贷款计划,并将交付时间调整为“融资成功后的9个月内”。用大白话说,就是等拿到钱再说。

  2021年7月,FF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两个月后,毕福康表示,有充足信心在上市后12月内,以高质量、高产品力按时交付FF 91。但直到今年Q4过半,临近年底,FF 91依然没有踪影。

  这一次,和FF 91一样没能露面的,还有丢掉FF全球CEO之位的毕福康。

  FF的屡屡失信并不令人意外。这家成立于2014年,定位高端电动车制造商的上市公司,如今已是诸疾缠身。

  2021年10月,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FF做空报告,长达28页。通过长时间的追踪调查,该报告认为,FF一辆车都不会卖出去,它只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收集资金的桶,并将钱倒入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

  报告称,贾跃亭虽已辞任CEO,但仍以“合伙人、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负责人”等头衔,通过FF全球执行委员会(FF Global Executive Committee)控制着公司关键开支决策。由于他的原因,FF在中国的美元账户已被冻结。

  此外,FF唯一的汽车生产工厂——位于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建设进度屡次被推迟,且几乎没有任何生产动作。

  此外,J Capital认为,FF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多处不合理的地方,如订单数造假、不合理的咨询费支出、投资金额数目成疑等。

  基于以上种种因素,这家做空机构将FF描述为“建立在一连串华而不实宣传之上的公司”,“我们认为FF什么都不是(FFIE is a zero)”。

  比起FF 91何时量产交付,人们更关心的是,为什么这样一家公司还能融到钱?谁在为贾跃亭的梦想买单?

  谁在投资FF?

  “下周回国贾跃亭,一分不少许家印。”一位是满口梦想却被现实困在大洋彼岸的FF创始人,一位是曾被他的梦想打动又与之决裂的投资人。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是贾跃亭的第一个盟友。2018年6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时颖投资67亿港元,成为FF第一大股东。双方达成协议,恒大将在此后3年分3次向FF投资共计20亿美元。

  彼时,许家印囊橐丰盈,一心想在日益升温的新能源汽车赛道做一番事业。早在2016年就已“all in梦想”的贾跃亭,则为他勾勒出一幅足够诱人的蓝图。

  但好景不长,双方很快对簿公堂,彻底决裂。恒大方面称,FF不到一个月就花完了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还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后续投资款项。合作破裂后,恒大没有再继续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

  2021年初,FF获得来自珠海国资的20亿元的战略投资,再次拿到续命钱。J Capital的做空报告提及,时任FF中国区首席执行官陈雪峰在北京举行的“919未来主义者日”活动上,谈及可能与吉利汽车在珠海进行合作。

  然而,看起来很美的新能源品牌+传统车企+地方政府的造车新模式,在2021年7月FF上市前戛然而止,珠海国资宣布撤回投资。

  两笔融资草草收场,FF的财路上写满了高开低走。

  从历史融资数据中可以看到,在2022年9月获得一笔来自美国风投机构ATW Partners 1亿美元的投资前,FF已有一年零一个月没有获得任何融资。

  2022年11月14日,FF宣布与投资管理服务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的一家关联公司达成新的备用股本信贷额度协议。后者初始承诺投资2亿美元,但可根据FF的选择增加到3.5亿美元。

  假设这笔投资能够如期到账,FF最近3年的融资总额为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7亿元。与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的融资额度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多。

  FF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22年9月21日,该公司在美国的现金款项为3350万美元,其中210万美元为限制性现金;预计将在9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消耗2.93亿美元的运营现金,2022年全年将消耗约7.08亿美元现金。

  缺钱导致FF 91的量产交付一拖再拖,资本市场也逐渐失去耐心。

  2021年7月,FF以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方式登录纳斯达克交易所,估值34亿美元。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FF的市值已经跌至1.6亿美元,不到上市时的5%。

  比起投资这家公司,投资者有更多的理由看空它。处在被资本抛弃的边缘,贾跃亭造车这件事还有未来吗?

  FF还有未来吗?

  11月29日,FF全球CEO陈雪峰走马上任,首要任务就是将FF 91推向市场。但无论CEO由谁担任,曾在公司内斗中被削权的贾跃亭早已重回权力巅峰。

  FF的管理层内斗源于J Capital的做空报告。为应对做空,FF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由Sue Swenson担任主席,贾跃亭需向其汇报。在调查期间,Sue联合其他几位董事,试图削弱贾跃亭对FF的控制,但并没有成功。

  今年9月,FF发公告称,已经与大股东FF Top就融资和董事会重组达成最终协议,现任执行董事长Sue Swenson、原董事长Brian Krolicki将引咎辞职,且均不得重新任命或重新提名为董事会成员。贾跃亭团队重新获得FF的控制权。

  随后,销声匿迹近5个月的贾跃亭发博称,“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

  贾跃亭仍然掌控着FF,但公司的生产和财务状况并未好转。

  首先是产能。今年5月,FF宣布其汉福德工厂内全部机械、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已开始运转,以支持最终的汽车生产。毕福康表示,工厂已达成7个生产制造里程碑中的5个,确保将按计划在第三季度交付第一批FF 91电动车。

  但随着又一次交付跳票,汉福德工厂的实际生产情况疑云密布。

  事实上,即便全力投入生产,汉福德工厂的年产能也只有一万辆。为了扩充产能,FF先后找过韩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Myoung Shin和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但与前者的合作迟迟没有后续消息,后者表示只在技术和工程服务上与FF进行合作,不愿意做代工厂。

  产能问题可以靠花钱解决,但FF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FF上市后不久,老虎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算过一笔账,称FF上市融资后的净现金预计超过6亿美金,而FF在路演材料中披露,完成量产共需要约3.7亿美金。因此,老虎证券认为,“假设量产开支不超过预期,那么公司目前拥有的资本已完全够完成量产”。

  但计划显然赶不上变化,手头紧是FF眼下最大的难题。

  今年9月,FF发布公告称,作为节约现金和减少开支的一部分,公司最近实施了一系列削减成本的措施,包括裁员和延长付款周期。根据公司的财务和市场情况,FF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成本削减措施,包括裁员。

  FF还在Q3财报中警告称,基于经常性的经营亏损和经营活动持续的现金流出,该公司对其继续经营的能力存在“严重怀疑”。

  被做空一年后,贾跃亭仍然深陷信任危机、资金短缺和产能不足的泥潭中,但时间不等人。屡次跳票,FF 91的先发优势早已消失殆尽。

  一位FF前员工曾对做空机构J Capital表示,FF的许多技术在2018年是最先进的,但整个行业向前发展,FF却没有跟上。谷歌专利数据库内显示的FF公司绝大部分专利申请,都是在2015年和2016年提出的,2018年后便没有新的申请。

  市场也已没有太多空间留给FF 91。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累计销售超过90万辆新车,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已突破年销10万辆的大关,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传统车企销量一路高歌猛进。

  贾跃亭对FF的未来仍充满憧憬,但在为梦想窒息前,他和团队必须走出资金困境。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免责声明: 家电资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本站所转载图片、文字不涉及任何商业性质,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不承担任何侵权责任。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本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家电资讯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敬请谅解。

重点推荐
情人节礼物想送实用点的?ChatGPT竟然给出了这种建议 全球首个4.0智慧家庭体验中心即将开业:260个社区可以就近去 填补国际标准空白!海尔智家牵头智慧家庭标准通过IEEE投票 海尔天猫优品2023春季启动:海尔智家以数字化零售转型引领下沉市场 家居生活要逛多个店?三翼鸟首个4.0智慧家庭体验中心,1个就够 获评最佳志愿服务组织!海尔智家ESG实践再获权威认可